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悲情老茂

 

 

 
  几天前和刘汝泉书记在湘江边散步,无意中又聊起老茂,谈起他的英年早逝,不免倍感叹息。
  想起在电站工作20年时间里,与老茂工作接触最多,感情也是最复杂最纠结。
  95年以前无论我怎样努力,但从来得不到部门负责人和其他领导的认可,那段时间是我在电站最黑暗的日子。
  因为溢洪道闸门被卡事件,张站长力主免除了部门负责人的职务,取而代之的便是老茂。在还没有正式宣布这项任命,老茂就找到当时还在工会办公室的我,邀请我担任水工观测班班长,加上与他一起升到部门副职的刘汝泉对我的关爱,这才让我慢慢开始走出低谷,虽然后来在工作中我们之间有些不愉快,但单从这点我对老茂一直怀有感念之心。
  老茂是郴州永兴人,在家排行第二,因他大哥早年去世,他承担了他家老大的责任,虽然他自身的条件不是很好,但他仍然帮助他一个弟弟一个侄儿顺利完成大学学业,电站很多人说老茂对金钱看得较重,其实那是他们不了解老茂的性情。
  老茂不抽烟但酒量很大,被冠名“酒霸”,相处20年我很少看到他醉,在外面吃饭,电站想让他醉的人很多,但最后往往是他屹立不倒,那些想让他醉的同事却最先倒下。
  老茂学的是水文专业,对工程不是很内涵,1999年,我担任44户房子兴建的业主代表,老茂经常到工地走走,有一次他问我怎样检查砌砖的质量,我跟他说了一点检查灰浆饱满度的经验,他知道后每天都在工地时不时揭开刚砌的砖块,看到不合格的便要求工人返工,弄得泥工师傅看到他来就恼火但又不能发作,建筑公司的负责人为此对我也颇有微词。
  99年开始,水利部拨付了3600万资金对酒埠江水库进行除险加固,工程质量监督的责任落在我们水工科的身上,经过争取,单位领导同意给我们发放补贴,然而在补贴上面老茂总是很难摆平,每次开会都争论不休,有人曾劝他自己做点让步,但他丝毫不答应,他的理念是该给他的补贴一点都不能少,为此让单位领导也很是头痛。
  老茂是我们单位一个高工,虽然不是工程类却先后取得了全国注册造价师和注册二级建造师,这令学建筑工程的我们汗颜,后来受他的影响,工作之余,我慢慢开始远离牌桌,重新拾起了久违的书本。多年后我在外漂泊,工作的压力迫使自己参加很多考试,先后能拿到注册监理工程师和注册一级建造师等证件,我想这也离不开老茂的影响。
  老茂的女儿一直是他的骄傲,他对女儿的培养花费了很多心血,二00三年是老茂最开心的一年,那年她的女儿如愿考上了清华大学,这也是我们单位子弟唯一的一个清华生,直到现在还没有人能逾越,为她女儿摆酒庆贺的哪天,我清楚地记得他一脸的自豪和幸福,这让我们艳羡不已。
  2009年我决意离开电站,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的机会,省水利厅开发集团公司要在桑植建一个水电站,正需要一个工程技术人员,集团老总是我大学时期的老师,我斗胆与他取得了联系,这个事情我一直不敢张扬,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直到集团老总通知电站的领导,电站才知道此事,在会上讨论这个问题,老茂在我意料之中表示了反对,他说水工车间需要我这种能做事的人,然而他的意见没有采纳,电站领导说集团公司是通知而不是征求意见,第二天我打好移交,终于踏上了去桑植的路途。
  2011年年初,当身在湘西的我听到老茂患肺癌的消息,我几乎不相信自己,因为他没有不良嗜好,而且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即使在隆冬季节,我也常常看到他冬泳的影子。
  那年六月,他第二次从长沙化疗回来,正好我也在家里休假,我们在人工湖畔聊了近两个小时,这时候,对他来说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我们抛弃了往日的一些恩恩怨怨,很坦诚地交换了一些看法,记得他当时很乐观,他说癌细胞基本得以控制了,等第三次化疗回来就可以上班了,没想到这一去他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后来听到他的眼睛也几乎失明,尽管他对病情还充满希望,我心里明白留给老茂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2011年腊月25从工地返回家,本想安安静静陪着儿子过一个年,然而没想到27日傍晚老茂突然去世,哪天傍晚,天气格外的寒冷,我与儿子外出倒垃圾,突然听到嘤嘤的哭声,有人告诉我老茂没了。我不由一愣,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当他真的离去,我的内心不免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随后我匆忙跟同事们到他家里看他最后一眼。他孤独地躺在床上,面色灰暗,嘴张着,眼睛微闭,神情有几分痛苦。也许他不甘心就此离去,也许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也许他在生命最后的一刻还在全力与死神搏斗。然而他失败了,可他是坚强的。
  他的爱人在他的床沿痛哭,女儿更是撕心裂肺的悲痛,可老茂再也睁不开眼睛了。我想到他平时戴着眼镜微笑时的样子,不免黯然神伤。
  因为逼近年关,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大都回家过年了,我看着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在忙前忙后,帮着出谋划策,而我却不能做些什么的,也不愿多说什么。我只在心里不停地回忆着他跟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老茂是过大年的哪天安葬的,他的遗体变成了一堆骨灰,因为时间仓促,又加上天气寒冷,哪天送他的人不多,我走在后面,只有默默地为他祈祷。
  老茂、永远的老茂,祝你的灵魂早日升入天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