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校长卖字

 

 

 
  今早,原来的老校长给我送了两幅字,一副是我恳请赐予的光明磊落的四个字“厚德载物”,另一幅是“礼义仁智信”及其注解。
  上个周六,去古玩市场闲逛,偶遇小学时的老校长,初见他时,还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上身一件白衫、满鬓花白的他,正蹲守在一个字画摊儿前,就像个古色古香的秀才,后来见他身边方方正正地摆放着笔墨纸砚,惊诧少许,确认他就是这个摊位的卖字先生。
  几句寒暄之后,我胡乱地抛下一句讨字的话,匆匆离去。一路上,思忖着一贯低调的老校长的话:“退下以后,方寸所限,无品无为,借以字画,觅得余生。”殊不知,在古代官位九品十八级九中,最高正一品,最低从九品,其后者为“未入流”。“未入流”不在品数,被问及往往难言其词,校长所言“无品无为”真让我品嚼生津。这次第,却如幻化了一个世界。
  唐代有一位大文人叫陈子昂。人们多知道他是著名的大文学家、书画家,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一位杰出的营销大师、开盘销售方法的鼻祖。有一年,他去京城求官,走到半路,发现带的钱不够了,别说买不成官,就是继续赶路也有困难。后来,他徒生一计,先到当地一家有名的琴行,抵押物品,借到了一把最好的琴,在城墙上一坐,弹了起来。人们奔走相告:有一位琴师用那把谁都没曾碰过的琴在城墙上弹奏,一定是大琴师!
  就这样,来赏琴的人越聚越多。当人群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在人们为他的演奏叫好的当口,陈子昂突然把琴摔了:“我的琴技你们叫好,我的书法水平比我的琴技高多了,我是专程去给皇帝写字的,路过此地……”于是,陈子昂的书画威望一下子传播出去了,人们争先讨要他的字画,很快,去京程的费用就凑齐了。
  我想,我的老校长是不具有陈子昂的营销能力的。虽说当年他是师生们心目中最值得爱戴和效仿的“人”。然而,时过境迁,他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一类的谆谆之言也都被时代风化了。我总想,他教育学生在“公平”中学会“正直”,在“宽容”中学会“忍让”,在“友爱”中学会关怀,在“奋进”中学会执着,从而培养健全的人格,本不该被社会溶解吧。
  话到此处,我忽然想起闹心了一阵子的事儿,女儿去学驾照,隔三差五地去驾校将近一年了,还停留在第二个级别上。学员多是一个方面,按女儿的话说:“每个教练都在变着法子敲学员的竹杠,哪怕是一包烟、一瓶水、一顿早餐都要由学员们恭敬,别说晋级了。”“前不久,整风办也对这种不正之风进行了清理、整顿,可是,治标不治本啊!”
  小学校长算不上什么“官”,他去卖字来填补生活的缺失,那些教练们“变着法子敲学员的竹杠”算什么呢?毋庸置疑,这是一种现下的现实的社会现象。表面上有些情理不通,实质上,客观存在。他们都代表着一部分人,前者代表着的是清贫和守道;后者,代表的是钻营和投机;两者的差距,在于道德底线的坚贞和溃烂,无需饶舌。
  曾经在我的心目中,校长是首席,是精神领袖,其威严,其人格魅力,委实叫我不止于崇敬和仰望。他是不懂什么营销理论,“退下以后,方寸所限,无品无为,借以字画,觅得余生。”此种境界,虽不能与陈子昂被逼出来的能耐相提,也不能跟那些个教练的卑劣并论,但其力所能及乃至所为,却是让我心境宽松的,也是由心称道的。
  清代学者李密庵《半半歌》,姑且再次拾来:看破浮生过半,半之受用无边。半中岁月尽幽闲,半里乾坤宽展……在这一半天一半地之间生活着的人,如果能懂得这“半半”的哲理,并能身体力行,那么他就离儒家人生理想中的最高境界不远了。如果中庸的话,其人生就会免却许多错误、损失和感情、生命的浪费,从而达到随缘自适、快乐无忧的极高境地了。
  生命中,来来去去,能达到随缘自适、快乐无忧的为数不是很多;生命中,扔扔捡捡,想要的和那些不想要的会挤进来也会挤出去;生命中,进进退退,保存的和那些不该保存的,却都已不是最初。人生,总有太多期待,却屡屡失望;总有太多梦想,却常常落空;总有太多不平,却往往无可奈何;总有太多言语,却无人可诉。有时,禁锢我们的,不是环境施予的高压,不是他人设下的牢笼,而是我们囚禁了自己的嘴巴。
  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若是有比“厚德载物”更重要的东西,我想,必定是“礼义仁智信”及其注解了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