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古风悠悠,斯人泠泠

 

 

 
  【李清照:一个失了男人的人】
  千年之前,天地造化,钟灵毓秀,活色生香的你横空出世。千年之后,依然有我,一个素朴而宁静的女子,在那书厢长长短短的巷陌中寻觅着你的踪迹。
  寻觅那青梅背后飞出的羞色,
  寻觅那藕花深处与鸥鹭争渡的罗裳,
  寻觅那月满西楼时轻轻凝起的眉头,
  寻觅那绿肥红瘦时的惺惺天问,
  寻觅那长江流水中的铿铿誓言,
  寻觅那满地黄花堆积而成的清冷素颜。
  寻觅,撑一只长篙,在你心灵青草的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对你放歌:
  我一直是小心翼翼的不懂,在那个潮平两岸失的年代里,你一个弱女子,是如何孤舟一束,清清冷冷地穿行在这幽邃的时空长河里,用纤纤臂膀试图划动着这永远划不动的愁与恨。锦书不再有,伊人从此逝。山破了,河碎了,家没了。一切恍若隔世。你淋漓的心绪一直点点滴滴在那总不得黑的西窗下,以致打湿了千年之后的我。
  我多想握住你的手啊,握住你的手,帮你抚去岁月的阴霾和寒凄,将我隔世离空的温度注入你意兴阑珊的心怀。可我握不住呵,这样的山长水阔,水阔山长!我常常在想,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生几个世纪,这样就能与你同倚在明月夜的小轩窗前,掬你的笑语吟吟,也拭你的泪眼婆娑。我会细细地将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怜惜传达给你,不管你需不需要。我知道我平庸的心神一定不能承载你多愁善感的怀绪,但我只想让你知道,在千年之后,依然有个女子,将脸贴于时空的厚壁上,在感受着你的一份颤栗。
  国如父和夫,是女人们托付终身的男人,也是女人们最不能失去的男人。后人却称你为乱世中的美神,但我,宁愿你不是这乱世中的美神。一个女人,如果失去了父的庇护和夫的呵护,失去了男人的怜惜,仓皇地在这水火中颠沛流离,她又能有多少美丽可言呢?如果一个家国破碎到让女人都漂沦憔悴的地步,这到底是女人不幸呢,还是家国的不幸?我不想说。我只想说,易安,你从此是一个失了男人的人。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握紧你的手,帮你再次梳理一下那鬓边早已凌乱的头发……
  
  【陶渊明:一个种植诗歌的人】
  记得苏轼曾经这样评价你:欲仕则仕,不以求之为嫌;欲隐则隐,不以去之为高,认为你是古今诗人中最天真罄露的一个。苏轼本就是一个极为性情的人,他能这样由衷地赞叹一个人,也就足见你的率性。
  与其说你是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不如说你是为了让你的诗歌有一处安放的田园。因为你知道,真的诗歌永远都只会滚动在那东篱的菊花瓣上,菊花有多烂漫,你的诗歌才会有多烂漫,而尘俗的案牍上只能纠缠野藤和蔓草,滋生荒芜和恶俗。你坚信:
  只有颇回故人车的穷巷里才会酝酿出诗歌的春酒,
  只有带月荷锄归的日子里才会繁衍出诗歌的桑麻,
  只有水流清且浅的山涧里才会流淌出诗歌的澄澈,
  只有白日掩荆扉的虚室里才会有诗歌的余闲,
  只有四时自成岁的生活里才会有诗歌的真意……
  于是你毫不客气地对世人说: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仿佛,你生就为一素心人,从来就不曾沾染过尘埃。诗歌长于你心,而你心就是菩提。这是你的一份自信,一种执着,更是你对视为生命的诗歌一种尊重。
  我一直纠结于一个问题,为什么当今诗歌的园地里很难再看到那临风摇曳的生生白菊,那依依而上的墟里炊烟,那苍茫浑圆的渡头落日,也很难再听到那桑树颠的鸡鸣,那深巷中的犬吠,那田梗上的闲话。见到的只是渐欲迷人眼的乱花,披离的衰草,听到是只繁复乱耳的丝竹管弦声,呕哑嘲哳的喧嚣市声。是田园不再,还是诗歌难继?
  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转过身去,却见你南山下悠然种豆的身影,听见你柴扉边陶然吟哦的声响。
  我忽然明白:也许真的诗歌仍然只需要一种精耕细作的潜心经营,仍然只需要一种农业的、手工的古典方式,仍然只需要一颗菊花之心来喂养。否则,它就只会行走在消逝中,永没了自己的真迹。
  而你,就是这样一个种植诗歌的人。
  
  【李煜:一个错爱一生的人】
  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江春水滔滔不绝绵绵不尽地向东流。一江春水不舍昼夜不顾春秋不问寒暖地向东流。看看看潮来又又又潮往那那那波涛滚滚永无休。江水啊,为什么你的去意也是这般坚决,将我生离别。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为什么我常常梦里不知身是客要一晌贪欢?为什么我总想着春花秋月早点了结?为什么我总听到梧桐树三更雨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为什么?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我的一声长叹,有谁知道?
  那雕栏玉砌,那凤阁龙楼,那朱颜皓腕,那红锦地衣,那花月春风,都是我曾经拥有的温度吗,为什么到如今都只有不可触摸的冰凉?
  别来已春半,触目之间我柔肠寸断。我只想片红不扫啊,留待我的那些舞人归。她们旋转时金钗溜的妩媚,她们醉酒时拈花一嗅的温婉,是我现在的忧伤。依稀记得炉香闲袅时,我的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的幽怨,这又怎叫她不幽怨呢,我身为一国之主,却忍看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沦为异地,使得我的美人儿憔悴啊,红颜空老!
  从此千里江山寒色暮,从此粉英含蕊自低昂,从此林花谢下胭脂泪,从此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从此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金锁已沉埋啊,壮气也蒿莱!
  我生就是一个爱笔墨爱音乐爱美人的性情中人啊,为何阴差阳错被推上了王的宝座?
  我的一只纤毫细笔如何挑得起那八荒九州,如何抵得住那金戈铁马?
  是否从登上金銮宝殿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开始了悲剧的宿命?
  我只有深深的悔恨啊,在每一个孤枕频欹、子规长啼的夜里——
  我这是错爱一生啊,竟做了一个爱上诗酒年华的王!
  我曾无数次做着同一个梦:芦花似雪,月光如洗,湖面宛如玉鉴琼田。我着孤舟一叶,泊在芦花深处。听远处高楼上传来悠扬的笛声,而我清酒一杯一曲新词正成……
  
  【辛弃疾:一个害怕老去的人】
  他比任何人都怕老——
  却笑东风从此,便薰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
  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
  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折。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发?
  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够了,够了,不能再举例了。是的,他怕老,比任何人都怕老。那是因为——梦中的他太年青!猎猎旌旗雄雄万夫,闪闪锦幨亮亮仆姑。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一场沙场秋点兵,一阵金戈铁马雨,君王天下事,尽在了却中。
  忧愁风雨,可惜流年。
  如今,他只能醉里挑灯看剑,在剑光中凭吊着古战场的蜃影;他只能梦里力挽空弓,在弦声里追随北归的大雁。他只能无数遍地拍打栏杆,在落日楼头悬挂上自己沉重的天问。
  风雨中片片落红,深山里鹧鸪啼不住。红莲如醉,白鸟有愁。画檐生了蛛网,芳草没了归路。能像古人一样在休休亭中去安享一丘一壑的风流吗?能像季鹰那样望着西风而去找寻莼菜鲈鱼的美味吗?不,不能,他做不到!纵然布被秋宵梦觉后,眼前看到也依然是万里江山!他舍不得啊!他只能叹息着,将万字平戎策再一字字地抚摸;或者竟如儿女,将枕边的花瓣数了又数,把一个没有尽头的归期数进早就残缺不堪的梦里。他悲戚:十分好月,不照人圆,更不照梦圆。
  这样沉重而又纠结的心事又如何不让他老呢?
  他转身,想寻觅心中的那个伊人。蓦然回首时,灯火阑珊处,只见伊人笑语盈盈,暗香流转。百炼钢顿化绕指柔。
  可当帘底的纤纤月近在眼前时,他却踌躇了。旧恨未流尽,新恨又千叠。他怕自己老啊,更怕伊人老。大丈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却不敢直面当年的红颜。这是一种怎样的柔情和一种怎样的深痛!于是相见不如怀念。
  可是,他只是不敢去见当年的伊人吗,与其这么说,倒不如说他是不敢去见那片曾让他魂牵梦绕的热土。那片热土啊,如今已是满目疮痍,容颜枯槁!那片热土啊,再也无法在他面前一展芳颜!她——老——了。
  他也老了。老得无法再将伊人搂在怀里,还她一个洁白如玉的身躯和一个明明如月的梦想了。他只能携酒长叹一声:
  谁共我,醉明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