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无语苍天泪不干

 

 

 
  外面下起了下雨,雨滴轻飘飘的像我年轻岁月,心里什么都没有,就像没有痛苦……
  忘了在什么时候听说过一句话:这样的时候就看山。因为这句话,我来到了泰山,来寻找那齐鲁之巅观沧海的辽阔,来寻找那绝顶凌空众山小的豪迈。巫山归来不看云,五岳归来不看山。虽然泰山号称五岳之首,但泰山并没有给我内心带来丝毫的震撼,反而让我有些小小的失落。或许生于北方,长于北方,对北方的青石山自幼就司空见惯,泰山跟小丘的区别,就是更大更高。换句话说,泰山不过是大一号的丘陵。泰山雄,华山险,峨眉秀,青城幽。这四座山各有各的特点,但仔细推敲就不难发现,其他三座山都是凭自身特点名扬于世,只有泰山是因为历史原因为人们所熟知。不光如此,五岳除了华山外,都多多少少跟人搭上了关系。泰山、嵩山、恒山是儒释道三教交汇的地方,南岳衡山也因为封禅才被收入五岳之列。想到这里,我微微有些疲倦,这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一路走来,最多的就是字碑跟手迹。现在为了保护古迹不允许随意刻画,但我还是附庸风雅的腹稿了一首:少陵望岳神秀传,燕青打擂豪气宣。钟鸣鼓盛千秋禅,斧钺钩戎百世藩。
  泰山十八盘,南天门前的最后一段征程,泰山山道最陡峭的路程。我抬头眺望南天门,那里仿佛天界的入口,那么高,那么远,那么的不可轻辱,那么的遥不可及。我掏出手机,镜中的自己蓬头乱发眉头高耸,双眼黯淡无光,唇上颌下胡须戟张根根似铁。我微微苦笑,两年了,你还跟以前一样,我却老了。这个时候雨过天晴,阳光透过云层暖暖地照在身上。额上水滴缓缓滑落,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我拧开瓶盖,仰起脖子就是一顿牛饮,大口大口地把水灌进嘴里。一股笑意从嘴角抹到心里,老夫聊发少年狂,上穷碧落断天罡。这里是泰山,是千秋万代尊崇至极的封禅胜地;这里是山东,是瓦岗梁山王图霸业的根基所在。这里,是九州文士的祖庭,是天下英雄的故乡啊!我顶风冒雨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解内心疑问,偿内心夙愿,吐胸中郁气,伸生平志愿——英雄志!孟德暮年尚且壮心不已,我年方弱冠又怎么能自怜自艾止步不前。
  我撕掉雨衣大步跨前,泰山十八盘不负天阶盛名,每跨四五级就需要重新积蓄体力。这样走走停停,逐渐将我的豪情消磨殆尽,一次次让我徘徊在绝望的边缘。坚持下去并不是我坚强,而是我已经别无选择。
  最后二百级阶梯,我站在这里,已经看到了涌动的人群,已经可以触摸到胜利的喜悦。但我还没有享受登顶的喜悦,厄运就如影随形接踵而至。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跋涉,我的左腿终于不堪重负地抽筋了。左腿小腿肚子肌肉紧绷高高隆起,仿佛随时都要破体而出离我而去。没有同伴,没有登山杖,虽然在之前的两个多小时内我已经后悔了无数次,但只有这次才深深让我感到了无助。旁边的人看我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还以为我中了风,生怕跟我沾上一星半点儿关系都逃似得走了。我咬紧嘴唇,使劲压下脚跟,总算止住了抽搐。一个人的旅行注定是孤独的,但一个人的旅行也注定是坚定的。我抬头看了一眼南天门,那里或许就有解答我问题的答案。我一个人,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的走向南天门。
  你就是方东白?
  是,我就是方东白。
  我看着不像,我听说你只有二十多岁呀。
  千真万确!我今年二十二岁!
  哦,呵呵。
  东风吹醒英雄梦,明朝泪湿满头白……
  就是这里了?这里没有海天交接的蔚蓝海洋,没有一线如带的滚滚黄河,没有掌管苍生的万神之神。这里仍然是人间一隅,这里仍然没人能答我心中疑问。这个时候,山顶突然起了大雾,仿佛上天听到了我的呼喊,所以造出这种假象迷惑芸芸众生。我手抚崖边石栏,心里没有丝毫的喜悦,相反,却是满心寂寥。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屈原指戟问天,《天问》千年始有《天对》。千年之后纵有解答,也早已经孤冢长眠,化归尘土,那时候还能有什么意义。时运不济,命途多舛,积郁难去,寂寥如俦。我自横刀向天叫,悲愤垂泪苦无语。
  黥,刺纹双颊;刖,削足断髀。我愁容惨淡,一瘸一拐的走在人群之间,如果再锁拷加身,千里独行就从真正意义上变成了流放千里。一个人旅行直到世界尽头,换句话说又何尝不是将自己放逐天际。天涯在哪里,天涯远不远。我无数次的扪心自问,一次次的苦思冥想。我坐在北上的列车上,看草原莽莽却逃不过人世繁华;我矗立泰山之巅,望浮云滚滚却挣不脱凡尘俗扰。如果世界真的有尽头,我不知道那里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是九幽天梯,还是修罗地狱。如果我还有得选择,我希望是后者。我看向脚下山峰,仿佛一个硕大无比的仰面人脸。相传盘古死后脑袋砸在齐鲁大地变成了泰山的一部分,正因为如此千百年来泰山才尊崇备至。开天辟地的巨灵玄神轰然倒地。千秋万世,诸神皆死,唯有修罗不死不灭。
  就是这里吧,明将军跟林青泰山决斗。当一瘸一拐的林青站在明将军面前的时候,他不仅让明将军叹服,更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今天,我也一瘸一拐的站到了这里,仿佛惊鸿一瞥,又如同昙花一现。我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呀。我虽然没有纵身一跃的冲动,但对崖底的世界终究有那么些好奇。有人说,坠崖不死的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会不会看到一个崭新的世界?会不会抛开一切束缚,忘却所有烦恼?
  就到这里了吗?嗯,到此为止了吧。我走到南天门,最后看一眼山顶的景色。来的时候无人问津,走的时候也是无人喝彩;来的时候孑然一身,走的时候茕茕孤影。苍天若无人间事,落拓文章不值钱。这个时候,天空又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老天,你也累了、痛了、厌倦了,是吗?在这聚散不定悲欢无常的世界里,随遇而安吧。
  来世愿化为天地间一方磐石,雷打不动,风雨不侵,看遍人世沧桑,览尽凡间荣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