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浓重的阴影

 

 

 
  是“吱吱”的门声唤醒我,该换一种思维,不要沉浸在昨夜的痛苦之中,该做一个选择和解脱,对于生命阶段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承认自己的失败并不是一种耻辱,或许是打开沉重束缚的枷锁的时刻,让余下的生命活着更加鲜活而不至于因衰老而窒息。
  想一想生命中经历的那些磨砺,给后来的生存带来的影响是重大的。从渺小开始,慢慢地积累沉淀为今天这些不能抹去地承载,生命在绽放中结出果实,又繁衍着新的生命;从大洋的这头到彼岸;尽管充满了艰辛和疼痛,但那棵庞大的根系带着民族和部落的优良和强势基因在拓展中。
  我并不刻意过去的得失成败,有时也折服与现实和宿命的无奈。从那个儒弱的少年到今天手握苍凉的老者,我不能评判什么是成功或失败,但作为有思想和理想的人是欣慰的。
  那个从启蒙就喜欢文学的孩子经历了许多,在动乱的岁月,他读过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他渴望那些恢弘滂沱的场景,小说家用文字勾勒出的磅礴如日的画面它是历史的也是人文的;他眷恋着那个有胡须的哥萨克,那条河流,那个村落,那些因失去孩子和丈夫的女人们。从未有过怨恨和忧伤,只是她们的村落没有了,她们也成为了捐躯者。
  我曾有音乐的天赋,小学音乐老师告知我父母,我有清澈的声音,但贫穷埋葬了它,他没有成为一个歌唱家,倒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喜欢文学喜欢诗歌的人,他看见落叶会流泪,看见河流也澎湃,看见雪花和雨会顿生一种怜悯,他想起童年,童年的那些憧憬都幻灭了……
  童年,没有一条河流可以抵达他的梦想,甚至涟漪和波涛都是奢侈的。
  或许是山穷水尽,却从未有过大地之灯点亮深渊中那些巷道;一些不愿言说的征兆却恰恰光顾不肯远离。
  而那些随其自然、适宜规律的却背道而驰。
  在我渴望读书的年龄却被那场浩劫断送了,我的青春,当今天人们在虔诚地致自己的青春时,我只有望洋兴叹,眼角却盈满辛酸和怅然的泪。
  远去的河流并不都是覆水难收,而我的青春却永远地逝去了。
  那些关于青春的故事屏蔽了真像,其挣扎的过程如今天所演绎的是不一样的。在荒原中你想到的并不都是孤独,而是一种恐惧和死亡,或许有残留的信仰,就是用精神和意志武装起来的人,那个儒弱的青年向苍天缄默在心的誓言。
  黄土地,被冻裂的田埂,那些跳跃的田鼠,忽闪而过的山鸡,海,海边的船,浆,赶海的女人,夕阳里编织渔网的女人,有着紫铜色的脊背的船老大,瘦俏的船工;这里的一切都在静与动之间变幻着;那个青年,在这里铸就了自己的世界观也植入了灵魂。
  从“孩子王”开始,到迷茫的知青路,我不知道如何走过来的。
  那一年高考,在凛冽的寒冬从死亡中逃生,才有了四年的大学,有了可以坐在教室聆听,渴望已久的那种想往。从点点滴滴到沉寂成沙,或许在乡村的历练是对于校园学习是一种最好的验证,我品尝着这浓浓的的秋天是从我的春夏的耕耘开始。
  今天,感知岁月无情,就在弹指间……
  斑白慢慢地挤上鬓角,看看镜子里的那个青春少年已老了;只为残留中那份苦涩的期待。
  童年就习惯那座灯塔的志向,尽管每天都有惊涛骇浪。
  今天,看这久违的风平浪静,有一些不习惯;在这个喧嚣浮华的当下;思想被绑架着,欲望却被俯瞰着高瞻着。
  岁月将告别许多,包括陈旧和僵死的,也包括我们不能更改的青春和铭志。
  或许残留中那些关于根的故事,只对这些有气节者保留着,属于自己的感动和秘密。
  那些逝去的,虽然遥远但并不陌生,因为它生长在山冈上那片葱绿中,依偎着崇高的敬意。如春天的映山红,深秋的野菊花,既是冬季悬浮在崖上的松柏,也是苍翠欲滴的;还有那些雾凇,冰凌,都将记起有一个曾经迷茫的青年,在那里苦苦等待,经受肉体的磨砺,寻找过自己青春时的梦影。
  今天,他找到了吗,有?还是没有?今天他或许依然在坚守着那份真诚。
  是啊,在那个不曾失落的地方,他依然在寻找;有时在一个彼岸向另一个彼岸的方向遥望。
  他并不会失意或顿足自己的选择,尽管那些不尽人意的琐事,或叛逆中的唇齿相讥,都随风而去吧!
  我相信,不管隔着大洋,还是山复水重,就是一个永远不能抵达的目的地;都有祖先的影子在呼呼。
  在欲望和利益中,最终是道德的峰巅是至高无上的。
  我想;我活着或死去,你们都将臣服在道德的巅峰下忏悔——为曾悖逆的或失去的。
  中午,我又梦见母亲了。
  她的恬静和超脱令我不安,我知道她在怪慎我的生活--没有打理好,也怜惜我日渐的苍老。
  她牵挽着我手,在麦地上行走,我有一些害羞;母亲手中的镰刀闪烁着,一片片麦子倒下。晚霞中,母子行走在麦田的小路,天空那群大雁追随着,羊群也紧紧地跟着,形影不离……
  “吱……吱……吱”的门声惊醒看梦,这个岁月之梦,跨越了六十个春夏秋冬,梦中的情节与谁倾诉?
  那些梦境在我瞳孔中淡去,我慢慢打开手掌,看从稚嫩到粗糙的纹理中,多少不能言说的踪迹如河流,也曾有迷途的脚印;在一片枯萎的田野上与夏天相遇,与秋天比拟,与凛冽相随,与我的脸庞一样,越来越纵横交错,皲裂成一幅水墨丹青。
  那些被风拧干的阳光中,或被风干的记忆中,已无法站立起一个信念;岁月,有时像一棵树守望低处的生活,只有鸟儿的哀鸣声从黄昏的眼角流下来,在我的掌心里,我紧握着。
  “吱……吱”门又响了,我抬起头,一缕夕阳的余晖堆满了我的书房,似乎让我写关于夕阳的故事。
  我没有故事,也没有惆怅,只有叶芝的诗句:“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