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会写作的教师能胜任作文教学吗?

 

 

 
  近期,本人看了这样一篇文章——《从“自发”走向“自觉”——读章熊先生两篇文章的思考》,文章反对“不会写作的教师教不了写作”的观点,而后提出这样的观点:能够站在语文教学理论高度上的语文教师可以教写作,并且能够教好写作;这与语文教师自身能否会写作,没有必然联系。怎样教学生写作呢?引导学生多读,多思考;关注生活;从阅读教学中教写作;从写作技能序列化建设及训练中教写作。
  在这位先生看来,语文教师只要懂得写作理论就可以用高深的写作理论指导学生写作了。不错,写作理论与其他理论一样,都是来自于实践,并反转来指导实践。写作理论来源于写作实践,反过来又指导写作实践。在这一点上,本人与这位先生观点一致,即作为语文教师,必须懂得一定的写作理论——文理,然后才能用文理批阅学生的作文,并指导其写作实践。但是,如果一位语文教师只是懂得一些文理,还远远不够,还不能把写作课教好。要想把写作课教好,一方面要懂得一定的文理,另一方面还要会写作。所谓会写作,不一定非得18般兵器样样皆通,不一定非要诗歌、散文、小说、戏剧……都能会写。不一定非要达到作家的水平。但中学语文教学大纲所规定的主要文体——一般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还是要会写为好,并且要达到一定的水平。这样才能指导好学生的写作课。否则,不但教不好写作课,甚至连阅读课也教不好。
  凡中文系或者汉语言文学专业,都设有写作理论课和实践课。没有哪一个中文系,只要求学生学习所谓的写作理论,而不进行写作实践。从某种意义上说,写作实践是比写作理论更为重要的,因为实践出真知,实践是检验理论的唯一正确的标准。同其他理论一样,写作理论也是在实践中不断地发展变化,妄想用一套一成不变的所谓的高深理论去指导作文教学,与守株待兔有什么两样呢?理论与实践是一双翅膀,只有一个翅膀是飞不上蓝天的。只有动手能力而缺乏一定文理的教师是跛子,同理,只懂得一定的文理而不会作文的语文教师也是跛子。
  从其他学科来看,没有哪个学科的教师只要求他们懂得理论而不具备动手能力,任何一个学科的教师都是要求两者兼备的。武术教师、美术教师、音乐教师……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动手能力比所谓的理论更为重要。
  多年前曾读过这样一个故事:某香港大亨(名字忘记了)为子女聘请游泳教练,教他们学游泳。教练只在教室里教给游泳理论,时间过去一个月了,孩子们还没下水,遑谈游泳?大亨一气之下,把那个只教理论的教练解聘了。大亨自己担任孩子们的教练:到水里去,他亲自带孩子们游泳,没过几天,孩子们都能飘起来了。
  作文教学也是一样,只有语文教师亲自“下水”,在写作实践中与同学生们一起探讨遣词造句、立意选材、布局谋篇的规律,写作教学才能有长足的进步,学生们的写作水平才能提高。“教学相长”,教师的写作水平会提高得更快;反过来,教师通过写作实践,会对从书本上学来的理论有更清醒或者更深入的认识;哪条理论在写作中更重要,哪条理论在写作实践中更管用,哪条理论作用不大或者根本是错误的。
  唐朝著名教育家兼散文家韩愈曾在《柳子厚墓志铭》中为我们介绍了一位唐代善于指导写作的语文教师,称赞他“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柳宗元为什么能成为当时善于指导作文的大师,我们读一读他的《答韦中立论师道书》,就会发现其作文教学的秘诀。
  他说:“始吾幼且少,为文章,以辞为工。及长,乃知文者以明道,是固不苟为炳炳烺烺,务釆色,夸声音而以为能也。凡吾所陈,皆自谓近道,而不知道之果近乎?远乎?吾子好道而可吾文,或者其於道不远矣。”
  “故吾每为文章,未尝敢以轻心掉之,惧其剽而不留也;未尝敢以怠心易之,惧其弛而不严也;未尝敢以昏气出之,惧其昧没而杂也;未尝敢以矜气作之,惧其偃蹇而骄也。抑之欲其奥,扬之欲其明,疏之欲其通,廉之欲其节;激而发之欲其清,固而存之欲其重,此吾所以羽翼夫道也。本之《书》以求其质,本之《诗》以求其恒,本之《礼》以求其宜,本之《春秋》以求其断,本之《易》以求其动:此吾所以取道之原也。参之谷梁氏以厉其气,参之《孟》,《荀》以畅其支,参之《庄》,《老》以肆其端,参之《国语》以博其趣,参之《离騒》以致其幽,参之太史公以著其洁:此吾所以旁推交通,而以为之文也。”
  笔者认为,他指导作文的诀窍是因为他常年笔耕不辍,他对写作的深刻认识和独到见解,不仅来源于他的理论学习,更主要来源于写作实践。他在写作实践中,不拘泥于一家之言,而是广泛学习,博采众长,不断地改正自己的错误理念和作文的缺点。从实践中有了发自肺腑的体会,形成了独树一帜的写作理论,所以他指导学生写作,能切中肯綮,学生的作文才“有法度可观”。
  不少现代、当代杰出的语文教师,如叶圣陶、朱自清、温新阶、钱吕明、周泽华……都是写作的高手。当然,对于一般的语文教师,要求他们人人成为写作的能手,也是不切合实际的;因为写作毕竟是一种特殊的技能,但既然从事语文教学,既然要指导学生写作,那就要硬着头皮,拿起笔来,练一练一般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总是责无旁贷的吧。
  叶圣陶先生曾提倡语文教师写写“下水文”。他指导我们说:“多数老师只教学生作文,而自己不作文了。只教而不作,能派用场的不就是学生时代得来的一点儿甘苦吗?老话说,三日不弹,手生荆棘。这点儿甘苦永久保得住吗?固然,讲语法修辞的书,讲篇章结构的书,都可以拿来参考,帮助教学。但是真要对学生学习作文起作用,给学生切合实际的引导和特点,还在于老师消化那些书而不是转述那些书,还在乎老师在作文的实践中深知作文的甘苦。因此,经常动动笔是大有好处的,‘教师下水’确然是个切要的要求。”
  亲自下水,亲自作文,写得多了,就会发现行文的一般规律,这样,不但对指导学生的作文有好处,而且对指导学生的阅读不无裨益。反之,光靠所谓的高深的写作理论去指导作文,不但对作文教学来说是纸上谈兵,对于阅读教学也是隔靴搔痒。因为,阅读能力可以促进写作能力,写作能力也可以促进阅读能力,二者相辅相成。
  军事上纸上谈兵会造成瞎指挥,比如赵括和马谡;写作上纸上谈兵也会造成瞎指挥,瞎批改。如果作文批阅,特别是高考作文的批阅,让一些没有实际写作经验的语文教师去批阅,就只能造成作文批阅的误差:把好文章当成坏文章,把坏文章当成好文章。因为“文无定法”,如果你非要用一定的“法”去衡量辨别学生的作文,特别是高考作文,往往会把一些好文章打入另册。
  总之,既懂得文理,又会写作的语文教师,指导起写作来,要比只懂得文理的语文教师要好的得多。只懂得文理,而不会动手写作的语文教师绝难胜任作文教学。文理只有与具体的写作实践相吻合的时候,才能发挥作用;而且,由于时间、地点、人物……的变动,理论往往与实践脱节,这样的理论不仅无益,而且有害。
  记得大兴安岭火灾那一年,因为是冬季,原始森林的许多树木只是把树烧成了光杆,但树根并没有受伤,春天天气转暖,树还能成活。但由于一些专家的错误的理论指导,砍伐了许多树,它们永远失去了长成栋梁之材的机会。他们说,如果不及时砍伐,这些被烧的树就会腐烂。而一些老工人根据实践经验,认为这些树千万不要砍伐,因为火没伤根,开春树还能活。结果那些没来得及砍伐的树果真成活了。由此可见,错误的理论不但不能指导实践,反而会给实际工作造成巨大的损害。错误的写作理论也是如此。
  任何时候,实际经验和实践能力都比空洞的理论重要。所以我们要奉劝那些只用高深的文理指导作文教学的先生们,还是虚下心来,拿起笔来,与学生一起写。张开文理和实际操作的一双翅膀,飞上写作的蓝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