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秋天的赞美诗

 

 

 
  那天,父亲从老家打来电话,说明天收苹果,让我回家帮忙。在我们这儿农村,农民有种果树的习惯,收成好了,一年可以卖几千元,多的可以卖上万元,对于普通农家,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收苹果当然也就成了一件大事。这时候,也往往是家中最缺劳力的时候。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收拾停当,准备骑摩托车回家。
  秋风吹来了秋天,清晨更是秋意浓浓,柏油路上因为车辆稀少而显得冷冷清清。一路走来,凉风习习,身上的风衣使我觉得暖和非常。我仿佛藏在某种东西的后面,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从县城至桥底镇的柏油路相当好,骑车仿佛是一种享受。此刻,天空湛蓝,云朵雪白。那一刻我觉得有一种诗意,一种安定和充实。
  原本以为回家尚早,没想到等我到家时,地里的露水尚未褪尽,我家的苹果早已收了一大截。母亲为此叨叨不停,嫌我懒,一大早只知道睡觉。我无话可说,只有拼命干活。
  秋天,秋姑娘在苹果树上悠闲荡着秋千,荡着荡着就荡落了一片片叶子。叶子像飞翔的翅膀,在秋天里飘落,红彤彤的苹果便露出了一张张笑脸。别看苹果吃在嘴里香甜,但收苹果却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前面七八个人在树上摘,我与另外一个人负责运输,眼看摘苹果的地方与装苹果的地方越来越远,汗水也不停地从脸颊流淌下来。
  我平日里在机关工作,体力活干得少,家里的庄稼一直是父母经管着。日子一天天斑驳脱落,他们头上的白发一天天多起来,我的内心总有一种愧疚感。父母一生育有我和妹妹两人,如今我们都已成家立业,并先后参加工作,可他们仍是闲不下来。我多次让父母来县城和我一块住,享享清福。但父母总说在县城没熟人,住不惯。况且你那点工资,自己用起来都不够,哪能养活起我们。说得我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啥滋味。
  装苹果的大多是本村的妇女。我们这里所说的装苹果不是装车,而是将苹果装进专用的塑料袋子里面,又叫装袋子。这几日农活不忙,她们出来装苹果挣钱。其实也挣得不多,一个人一天三十块钱。但这些农村妇女干的很认真,也很仔细。每袋装多少层,每层装多少个基本差不了多少。装的时候故意把颜色红的部分向外,一袋一袋堆起来,在金色的阳光下好像一首首秋天的赞美诗。装袋子的妇女年龄大多与我的父母相仿,看着她们装起袋子来一丝不苟的神态,就好像我们爬格子时反复推敲句子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你不会想到这些平日里懒散的农村妇女此时却多了份对生活的精雕细琢。她们有时也很会说笑,提起农业社时她们说现在的日子比蜜还甜,听说我在县政府工作便说我将来一定能当县长。
  一亩多地的苹果在一阵接一阵的笑声中很快就收完了。我的双腿已开始隐隐作痛,但心里却非常愉快。我说不清是看着父母的笑脸高兴,还是那群妇女的说笑令我开心。反正内心有一股暖流穿过,或许我被一种乐观的精神感动了,这种感动在我的心里微微荡漾,暗香悠长。他们就像天空的云朵,简单的只有黑和白,但她们纯净自然。这时候那些装袋子的妇女也已各自回家了。我和父母把装好的苹果一袋一袋放好,下午便有专车来拉,我家的苹果便要远走他乡云游四方了。
  我约摸估算了一下父母今年种的苹果,有四千多斤,大概能卖三千多元。妻子说还不及咱俩一个月的工资。但这对父母来说已很不容易。他们都已到了人生的深秋,本该坐享其成,安闲度日。但他们仍闲不住,象秋日里的老藤一样,弥且益坚,用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继续创造着财富,想方设法减轻儿女的负担。他们不愿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一年四季和许多年轻人一样起早贪黑,自食其力,辛苦地劳作着,直到他们干不动活为止。有时我想,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我的父母及哪些装袋子的妇女,是对生活的坚定信念么?是勤劳不息的生活习惯吗?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动不动就抱怨生活不公,游手好闲而又意志消沉,他们应该自惭形秽。
  下午,怀着一份感动我又踏上了回县城的路。公路两边的田地里不时有人影晃动,那是农民在地里收获劳动果实。走着走着夜幕已经降临,摩托车也越骑越慢。快到县城了,一辆拉着玉米秆的车子向前缓缓而行,拉车的是一对老年夫妇。望着他们渐去的背影,远方,已灯火阑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