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写写病历,谈谈生活

 

 

 
  回人民医院上班后一直想找个时间和中学时代的师友聚聚。后来总算找到合适的时间一醉方休。
  大约有四年没有如此醉过,一杯接着一杯,说着笑着脚下的瓶子已有六七个,洗手间里尽是胃内容物,浪费了一桌好菜,后悔当时没有带上几支盐酸纳洛酮,葡萄糖也好啊。不过也尤为开心,师友再聚,迷迷糊糊的回来。席间话多,聊天就像写病历一样:先是主诉,起个头找个话题;接着是现病史,说说最近生活和工作;然后是既往史,共同回忆往昔岁月;不能少了个人史及婚育史,哪个和哪个结婚了,生了几个小孩,大胖小子或者千金小姐。杯盘狼藉,像过往的青春。
  几个朋友在中学当老师,席间谈到自己教的学生考上某某大学,升学率还算好,我羡慕的不得了。他们却说,你在手术台生龙活虎,逆天改命怎么不说。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医患关系到了看最低点了。原本的信托关系早就烟消云散了,不然看病还绕几个圈找熟人?自从披上白大褂就羡慕起三尺讲台上的人了,操刀的怎么混社会地位都比不上拿粉笔的。算是明白了,年少时憧憬的未来都是美好的,引路人自然是恩泽永记,社会上混久了,或者混的不怎么样的,连自己都看不起,命就贱了,救回了可能还有人说你多管闲事。每次写病历的时候都是那几句:“全身皮肤、粘膜无黄染。眼睑无水肿,结膜不充血,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灵敏;双肺呼吸音清晰,未闻及干湿性啰音;心律齐,未闻及病理性杂音……生理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一个地方出问题,得记上多有的东西。就像老师讲课一样,这个班讲的内容要重复到另一班讲解,老师费口水,医生费纸笔,两三天写完一支笔,养活了文具店。
  医学发达到现在还没治愈一个感冒,读医学院开始到现在,总结了句,感冒服药1周好,不服药7天好。写门诊历也不忘一句:多饮水、注意休息。写病历要严谨,要规范,不过再怎么写的好都像政府做报告,没味道,所有医学生总是憧憬着能知道一个病怎么用药,怎么手术,至于病理生理药理这些机制往往成了薄弱环节。但是没有这些理论的基础,病历是写不好的,知道生理状态才会明白病理状态为何如此,就像小说家都是经纶满腹才能下笔如有神。《红楼梦》里涵盖了易经、心理、中医、诗词歌赋等诸多方面,没有基础的沉淀怎么写也写不出绝世的名著。
  病历是写不完的,每个月都有病案室的人出黑名单,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是在赶病历,写到凌晨也是有过。有时候觉得写病历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有时候又觉得是很头疼的事情,不知道老师在写教案的时候是什么感觉。病历是没有人情味的东西,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一个字写错了这个人可能没病就成了有病,马虎不得,当年梁启超先生就是因为肾病手术,主刀医生把他的健康肾脏给摘除后不治身亡。但是梁公给西医面子,一家人讳莫如深,死后这件事才披露。胡适先生得了肾炎,西医医治无效,给付中药却也治好了,但是胡适也对此讳莫如深,回答含含糊糊。他们都是旧时代提倡西学的人,为了西学在中国的发展,这些自然需要隐晦。
  写完病历后眼睛一闭,时间就到了天明。按理说医学本身就是高深的专业,多少人穷极一生去研究一个项目,为的就是百姓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去年的温岭杀医案里就是一个空鼻症患者精神焦虑把他的主刀医生杀害,手术室顺利的,但是空鼻症这种东西就像感冒一样烦人,感觉障碍,精神混乱。写小说的人也有遭遇灾难的,明清时候的文字狱,还有那个李敖都是因为写字被抓了。抓他们的是统治者,但是流传在坊间的著作让他们成了名,也许就流芳万古。就有“红学”、“金学”……医生们研究出了一种东西或者发现了一种疾病也是可以流传后世的,他们的名字冠在疾病或者药物、手术方式之前,比如帕金森、阿斯综合征、还有马应龙痔疮膏,如果马应龙活在现在,网友们会不会直接叫他痔疮膏呢?
  在凌晨三点酒醒之后一直未眠,在安静的夜里寻觅另一种清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