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遣兴熊耳山,陶情拳菜洼

 

 

 
  上周,QQ群中毛遂自荐的一个帖子引起了我的关注,帖子的内容是:“地处洛宁县与嵩县交界的熊耳山拳菜洼,是一片富生山野菜的洼地,是两条河谷的交汇处,这里植被茂密,溪流潺潺,蝶舞蝉鸣,空气清新,是一片远离喧嚣,纤尘不染的静幽之地。让我们一起走进寂静的天然氧吧,登山穿越,尽享户外休闲的愉悦。”而最让我畅思的是帖子的引语“小池残暑褪,高树早凉归”,这两句古诗,仿佛让我感到小池已藏不下暑气,而树大招风,已给我送来了一丝秋凉。
  我查了一下资料:熊耳山是河南西部主要山脉之一,位处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的分界岭,动植物种类繁多,生态环境良好。《水经注》中曾有记载熊耳山“双峰竞秀,望井铭耳”,自古为道教圣地。而拳菜洼则名不见经传了,“洼”,在我的理解中,应该是低洼而荒凉的方寸之地,“拳菜洼”自然是盛产拳菜的一片低洼之地了。
  这个休闲活动吸引了我,遂决意走出斗室,穿越熊耳山。提议:“周日,咱们一起去参加熊耳山拳菜洼的一日登山穿越活动吧,锻炼下身体,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妻子与大女儿摇头,幸有小女响应。即时报名,还好,仅余三个名额。报名成功后,自是置马备鞍,准备行头了。到万达广场体育商城一看,才知道户外装备价格不扉,但为体验鲜浓的户外休闲情趣,也只能慷慨解囊。经过两次采办,基本备齐了背包头巾,速干衣裤,登山鞋袜,食品饮水,以及急救包、求生哨等。
  万事俱备,然煞风景的事亦趋步而至。傍晚时分,久旱无雨的洛阳,却砸来了倾盆大雨,面对女儿的焦虑,我也不免心怀忐忑,只能言不由衷的安慰:“没事的,常说‘暴雨不终朝’,等会雨就会停的,再说,明天咱去的地方离这里很远,那里不一定下雨,咱等消息吧。”真乃天遂人愿,霎时,雨停了,队长毛遂自荐也发来了短信:“明天活动准时发团,请准备好个人行装。”女儿雀跃。
  周日早上,我早早起床,简单的准备了饭菜,按时叫醒了女儿,梳洗完毕,吃了早餐,就急急的让妻子把我俩送到了预先约定的待车处。到了那里,才知“莫说君起早,更有起早人”。路旁坐着一对夫妇,男者身背背包,女者手持登山杖,是标准的户外装束。经交谈,得知这对夫妇已近六十,但看其容光,感其精神,应为知天命之年,两人酷爱野游,已参加户外休闲穿越活动多年。大姐与我们细数户外活动之益,休闲运动之乐,把不爱运动的妻子也说的怦然心动。
  七时三十五分,我们按时登车。在车上,队长毛遂自荐给大家介绍了本次活动的出行计划、线路、安全、环保等相关事宜后,提议:“今天我们车上大部分都是老朋友,但也有许多新朋友,这样吧,我们每个人都介绍一下自己,不需要介绍真实姓名,工作单位,以及家庭情况,只需告知网名即可,这样便于我们以后的联系,也可增加大家相互间的了解,这不属于我们本次活动的内容,但我相信会给大家带来些欢乐。”
  我迫不及待的介绍:“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参加咱们这个团队,很高兴认识大家。刚才上车前,这位大姐给我说,户外活动就是锻炼身体,磨炼意志,开阔视野,陶冶情操,增加友谊,享受快乐,现在还没有到达目的地,但我已感受到了快乐。我的网名叫“知止”,说着有些绕口,我解释一下,“知”是知道的“知”,“止”是停止的“止”,依今天活动而言,我们就要在组织者的带领下,该行则行,该止当止。最后预祝我们这次活动圆满成功,大家安全快乐!”语毕,车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毛队随即点赞:“知止的介绍幽默风趣,知止这个网名也很有内涵。”小女悄悄地对我说:“爸爸,你的发言听起来很有文化,掌声最响了。”算来,已有好长时间没有在众人前发过言了,没想到脱口而发,却“风采依旧”,一时不免为这点小小的虚荣满足而窃喜。
  谈笑间,车辆已驶离了伊川,进入嵩县,绵延的熊耳山渐行渐近。洛阳今年大旱,嵩县也没有幸免。河沟断流,河床干裂,村旁沟畔,成片的玉米已干枯,看到一老农光着膀子,在割着玉米杆,此景况着实令人心痛。但若仔细观察,庄稼地周边地埂荒地上的野草却没有颓枯之态,与黄枯的庄稼苗相比,显得愈加精神。这不禁让我想起几天前,一老者之语:“天应该再旱些,让那些庄稼不能生长。这些年,人们为了追求产量,过度使用化肥,严重破坏了土壤结构,今年庄稼旱死了,也好让这些土地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此情此景,细思老人之语,方如梦初醒,人们辛勤耕耘的土地太累了,已不能涵养水分,不能承载庄稼。人们常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看来,这句话不是简单地对人类社会说的,对自然界依然可用,人们从地球贪婪地、无休止的攫取,这笔帐,也是要还的。我深深地为绝收的老农惋惜,也深深地为这片不堪重负的土地惋惜。
  车辆犹如无桨的小船,没有方向,在盘旋的山路中自由的飘荡。上午十一时,我们到达了熊耳山腹地拳菜洼。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我们稍做准备,便急切的开始了穿越活动。
  村旁的荒沟山洼里到处点缀着苇席大的玉米田,筛子大的谷子地,也能见到十窝八堆的红薯秧,十根八根的高粱穗,一簇簇的花生秧,一畦畦的土豆、大葱,一团一团铺挂在沟坡上的南瓜藤。我耐心的教女儿如何辨认这些秋季农作物,虽说零零散散的,但在这个洼地里,水分相对充足,庄稼、蔬菜都长得郁郁葱葱。但向导遗憾的告诉我们:“现在不是挖拳菜的时节。”村口有几棵高大的核桃树,十分威武壮观,枝桠上结满了绿绿的核桃;不知从谁家园里伸出棵梨树,梨子密密的、沉甸甸的,令人垂涎,伸手便可摘取,还好,同行的驴友都侧身而过;几树花椒,染得满路飘香。
  溯谷而上,谷壑不知多深,烟云弥漫,更显深邃幽秘。茂密的林木,碧绿的小草把山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似乎渴盼着我们亲近它欣赏它。谷中有小涧,水清而静。走累了,坐在突兀的小石上,或洗洗手,或凉凉脚,或撩把脸,一丝凉爽沁入心脾,顿觉内外通泰,不沐而神清气爽。沿小溪前行,深谷想给久历喧嚣的我们以清静吧,少有蝉噪,也鲜有鸟鸣,林中偶尔传来放牛娃的吆牛声,驴友的尖叫声、狂吼声,才使静谧的幽谷鲜活起来。头上蜂蝶乱舞,脚下苔藓湿滑,还不乏点点羊屎、团团牛粪侵道,真把女儿搞得手忙脚乱;幸亏在入山前,我给她折了一根树枝为杖,用以探路拨草,驱蜂借力,才勉强前行。
  下午一时许,谷中现一片开阔之地,队长给大家计划了一个小时时间,用以进食补水,方便小憩,检查行装,做好下午登山准备。老一些的驴友,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搭灶生火,取水做饭,配合默契,有条不紊;新一些的驴友则用防潮布铺地,尽尝面包糕点,豆干火腿,水果饮料等,也自得其乐,时不时伸出剪刀手,喊声“茄子”来留下芳照;我与女儿初涉深谷,经验不足,带吃的过多,而饮水欠缺,只好把水给女儿留用,自己吃些苹果桔子补充水分了。不知是食物之香,也不知是女儿头巾上的小花,竟引来只只蜂蝶萦绕,我只好站在女儿身旁,甩着魔术头巾,充当“护花使者”。
  一小时后,在向导的带领下,开始登山。沿着羊肠小道,伴着袭人绿凉,大家在丰草茂林中手脚并用,拉推互助,腾不出手来摘山核桃、山柿子,空不出眼来欣赏沿途美景。直累得腰酸腿软,汗流涔涔,虽险相竟生,身感滞重,但最终安全的攀到了山巅,我给女儿擦了把汗,心疼的说:“乖乖,体验到什么叫气喘吁吁,挥汗如雨了吧。你真捧,比我想象中的你更勇敢,刚才在路上,有多少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给你竖起拇指,那是在给你点赞呀。”
  “登山不看景,看景不登山”,在山顶,人们才能缓步驻足,领略壮美风景。周围的山峦在云遮雾掩中逶逶迤迤,若隐若现。向导给我们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峰说:“那就是熊耳山的一个主峰,叫鹰嘴山,今天天气阴湿,雾气太大,若是晴天,就能看清楚了。”确实,远处隐约有一座巨峰,虽只显轮廓,却已尽透霸气,让人震憾。
  山托起了树,树邀来了云,云招来了人。脚下是蓊郁深山,云开始在身边翻涌成片。山风袭来,清凉入襟,瞬间将爬山的汗水凝结了,冰凉冰凉的,一个小伙子感叹:“真是高处不胜寒啊。”此刻,我与女儿体验着“人至山顶我为峰”的豪迈。
  在山中,一样的树种,却呈现出不一样的树形。山顶的树粗而矮壮,山腰的树细而挺拔,可能是山下的树要争迎阳光,而山顶的树却要承受狂风暴雨吧,“物竟天择,适者生存”的道理在这里找到了一个明证。一棵几楼粗的树裂倒了,向导说,那是去年雷电劈的,吓得女儿一阵吒舌。一路上,秋花并不多,只有零星的藿香花和野菊花散放在石缝中,更显淡雅,比起百花竟放的春天,此时却有别样的寂美。一团团的杜鹃树深深地扎在石缝中,让人畅想着杜鹃花开时,熊耳山的浓艳。
  有道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近乎无路的山林中下山确实是一种挑战。虽有向导破险开路,我们也只有侧着身子,缓慢的向下挪动着,扒石拉树,伏身抓草,下到半坡,脚拇指就被鞋顶的疼痛难耐,小腿酸软,虽说一路有几位大姐全程鼓励、相助,女儿也不免滑了几跤,我看着她眼里噙着泪,痛苦地揉一揉屁股,就又咬牙挪着艰难的步子前行了。
  下山后,我俩依然像是在山上攀行一样,把脚抬的老高,一颠一颠的,放羊的大叔看着发笑,问我们:“你们从城里来,专门为了爬山?”我回答:“是。”老人面现诧异,我猜想她老人家一定在心里说:“吃饱了,撑的慌!”其实这种活动真的近乎自虐。
  回到了集结地,稍事休顿,才发现,在绿荫环抱之中,这个小山村显得古朴幽雅,散落的房舍像鸟巢一样筑在山旮旯里,大都是三间上房,几间偏房,多是石墙青瓦,粗粗糙糙。每家也都有几间木墙茅顶的简易圈棚,以蓄牛羊,一群群土鸡在草丛中刨寻着食物,几只柴狗在门前的石阶上打盹,是那么的悠然自在。几位衣着朴素的大娘围坐在村头卧石上,纳着鞋底;几位大爷安坐在石碾上,吧嗒着旱烟,没有言语笑声,却是那么的祥和安然,若是做饭时分,伴以炊烟袅袅,那便会恍若桃源。
  孔子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不仁不智,但我崇山敬水。面对苍茫葱郁,跌宕起伏的群山,认识了天地的宽大与寂静,感受到了生命的真实与精彩,回放了童心,张扬了野趣,复归了自然,哪怕只是霎那间。
  天地大美而不言,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
  遣兴熊耳山,陶情拳菜洼。我还会来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