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困啊

 

 

 
  中午正要好好的午睡,因为前晚,天气热,家里的大狗二狗不好好睡觉,不是打滚就是互相撩闲。二狗的脖子上,我为求好看,给带了个铜铃铛。这可热闹了,铜铃当当的响。大半夜的,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清脆,脆的我被吵醒就再也睡不着。从夜里俩点半瞪眼到清晨六点半,爬起来收拾一番,洗涮之后,瞪着一对毛桃般的眼睛,心脏跳得通通的,就去上班。
  干完活回家,又收拾收拾家,做好饭吃饱喝足,洗洗手脸脚,安顿好大狗二狗,特别把老二脖子上的铜铃锁进抽屉,铺好床,转进被窝,电风扇对着墙面,吹来的凉风温柔的反弹回来,我舒服的闭上眼睛,正要进入梦乡。窗户外忽然传来一阵尖利的女高音,一下子吓得我一机灵。
  赶忙爬起身,凑到窗上往楼下一看,一个老太,估计不是奶奶就是姥姥,正在训斥一个小男孩。估计是小男孩不听话,淘气,老太太就大声教训。小男孩哭的哇哇的。楼与楼之间,隔开的空不是很大,又是站在楼下,一声声就像刀子刮耳朵,全都传进来,一字不漏的灌进我的听觉系统。
  我几乎要瘫在地上,忙把窗户关上,窗帘拉上,以为好些。也就是好一点点。那女高音翻着花的责骂,小男孩凄厉的哭声,就像一股股巨浪,扑进屋里,赶上我家玻璃就一层,隔音效果真是不好,我给吵得睡不着,真想推开窗户大叫一声,别再骂了。
  但我终究没有这么做。万一那老太是个不讲理的厉害茬,把训斥孙子辈的热情在对我发作,我多累啊。
  等了好大一会儿,老太领着小孩子走了,可是余音还在,我的耳朵里嗡嗡的,想睡,可是,意识高涨,心里七上八下,就是不调动我的安眠神经,我就又这么瞪着眼躺了会儿,没睡着,下午去上班,心里还是使劲扑通扑通的,眼睛不像毛桃,倒像俩烂柿子。到下午一起单位,我是前仰后合。班组长来给开班组小会,看着我精力大不集中还闭着眼睛直点头就拿话点我,有的人上班乱晃,喝酒了?又不是跳摇摆,精神点,要是再困,拿凉水洗洗脸。
  我想说,我拿凉水洗了,可是,还是困。好歹下了班,骑上自行车,飞快的骑回家,又是一番收拾洗漱,然后躺床上,正要睡,想了想,又起身检查窗户,然后把冬天的耳套带上,这才放心的睡。
  老爷们带着大狗二狗回来,看到我刚睡醒,就问,你晚上不睡了?干嘛睡这么早?
  我说,为了给你们三个做饭而睡觉热身。
  说完我跳下地,心里千万的祈祷着,啊,神啊,让我睡个好觉,我没有别的太多要求,单位现在百分之五十开资,我的心态上还能应付,可是睡不好,我真的完蛋啊。
  平静的过了几天,然后是凌晨五点来钟,不知道哪个同志,开着车停在楼下,虽然天亮的早,可是起来的人还是不多吧?大多数还是在梦中吧?比如我,就在梦里,坐着飞机满天飞,还劝美国的奥巴马等同志,别老想着老去别的国家干事,你看,你们干涉过的地方,比如伊拉克,利比亚,都是一个烂摊子了。
  正大义凛然的梦着。那车停在楼下。你停就停呗。可是司机按起喇叭。滴滴滴滴,尖锐的声音在凌晨的空气中,一声比一声悠长的爆响着,活像拉起九一八事变的警报。
  没有一家人反对,就任由这喇叭响了几分钟。任何楼下传来说话声,好像是俩人在相互交车。再然后就都平静。
  可是我不平静了。睡眠就这么轻易的离开我,而我痛苦的身心,在困倦中,挣扎着,熬到六点半,就得起来,而没有睡醒被强行吵醒的身体,是这么的沉重,脑袋都像后安上去的。
  大早起应该是很新鲜很轻松的样子。别人是,我不是,无精打采。同事逗我,和老爷们打架了?
  我愤愤的说了缘由,同事同情的叹口气,说,这样不顾别人的人,现在还不少,你说他,还骂不过,人家可有理,那嗑多的就像连轴放屁。所以啊,就只能忍了。
  我低垂着头,就像害了老大的羞,其实是困得心脏疼,心里还是祷告,让我好好的睡,你们注意一下别人的睡眠好吗?
  又过了几天,平静了,我很满意,觉得能睡个好觉。可是大晚上来事了。一帮青年人,架起炉子吃烧烤。吃好喝好,就吵吵。听不清吵吵啥,反正大晚上兴奋了,提高分贝,只顾自己的高兴吵。
  我躺在床上,忍受着,心里体会着,噪声污染这句话的意思。
  安静的睡眠好像隔一阵就会离开一小段时候。有时候,是楼下的狗打架,嗷嗷的叫喊,把我吵醒,野狗也罢,可是早起的主人领着小狗溜完,小狗兴奋,见狗就要表白,大声叫喊,这可让人受不了。
  有时候,是下夜班的人大早晨回家,把车停在家门前,那摩托轰轰的响。有时候,是男人女人的唠嗑声,不顾及的传来。我暗恨,这新楼房的玻璃窗就一层,隔音效果怎么这么差?
  好歹外面没有动静,楼上的邻居来事了。不知道这家人咋想,忙啥,一到八点就哗啦哗啦的响,到了十点也就消停。可是我是个一般九点多早睡的人,你们这么哗啦,我是真的受不了。一次俩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直到十多次以上,还有往后蔓延的时候,到了十一点来钟还哗啦响。
  我瞪着困得猩红的双眼,身上围了个大床单,冲下地,跑到大门口,拉开门,对着楼上,就是一通大骂。妈的,天天搞事,还让不让人活了?你们忙活,差不多呗,还天天的?老这么的,谁受得了?你们不早睡,老娘可睡得早,不惜说你们,还上瘾了。在这么折腾,我告诉,我躺你家去,反正我心脏都让你家哗啦声,响个不停给搞得脆弱了,不信,我现在就去。
  这么破落户般叫了一次,第二天,那哗啦声就响到九点多就停止了,我满意起来,反而不觉得楼上响声反感了,觉得,好啊,终于不再响到十点多了。
  我现在真的觉得,如果能有个顾及他人睡眠的邻居,真的是好幸福啊。所以,家里我也就格外注意响动声,不要扰民。楼外的高声依然,还是没有人起来说什么,我也不敢多说,一个女流之辈,但我会想办法,再有那高声扰民,咱没胆子制止,就带个耳套吧。老爷们说我耳朵娇气,我说,困啊,只能这样啊,老天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