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在旅途,心随景动

 

 

 
  一首优美的歌,一段倾心的文字,通常我都会为之感动,甚至流泪。
  几年前听汪峰的《春天里》感动不已,甚至还写了文字作为纪念。而今,再次听邓紫棋和方大同唱《春天里》,内心依然那么柔软,那么如心,感觉就是唱给自己的,越听越伤感,越听越喜欢。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感性,感性到没有原则,甚至管不住自己,就算这次旅行也一样。
  半夜,梅发微信过来说:“猪猪,明天我们去哪儿玩一哈,屋里呆闷了。”
  我在梦里回复说好,然后就睡去了。
  第二天清晨,小兵电话过来,让我做好准备,等哈就走。与我,还是有点着急,毕竟在家呆了一个暑假,哪儿都没去,就连必须的安康假期培训我也是请拾萍帮忙上课的,慵懒的都不愿出门,更不要说旅行了。我想主要原因还是放不下女儿,平常上班忙,把她这家放一天,那家领一会儿,没时间陪她,心里愧疚,只能等到假期才来弥补,所以哪儿也懒得去。而此刻一个电话,不知道地点,也没有准备,我却欣然同意了。抑或是一个暑假里,看到同事朋友们都在晒着自己旅行的开心幸福,还是有几分羡慕吧,所以才能够说走就走,把女儿丢给了张妈,背着心儿给我买的包,上了车。
  虽然很匆忙,但上天特别眷恋我们,本来燥热的天,太阳却悄悄躲了起来,一路凉爽,让我们好好前行。上车了,小兵把着方向盘,问我们去哪儿。我们相互望望,说那就去达州游泳吧!游泳,我不会,但只要出去走走我也是喜欢的,其实,有时候旅行,并不是冲着那里的景色有多美,而是因为一起游玩的人儿,好玩的人在一起,不美的景色也会令人喜欢,不准备的旅程也会变得精彩。我们就该属于这一类吧!
  听着任贤齐的歌,车子一路飞奔在G65高速路上。车里,几个人忘了年龄,忘了身份,抛弃了平常严肃拘谨老师的模样,抛却了平常淑女贤淑的形象,完全变成了开心搞怪的大叔,放纵狂野的女人,说着,笑着,把原本很长很枯燥的车程拉得很快很近。一不小心就快到达州了,不知道谁提议,到达州,还不及到重庆,重庆更好玩。这一决定,我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啊,一起去。只有老戴一个人沉默,但看着我们开心,看着我们那么激动,他也默许了,于是小兵一方向盘又打向了重庆。走在去重庆的路上,才发现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没有做任何准备,甚至身上仅仅只有五百元钱。于是该轮到我们咒骂自己太冲动,太莫哈数,继而是大笑狂吼,原来,我们就是一群疯子,自娱自乐着。
  车子到达重庆的时候,已是晚七点了。看着重庆的标牌,与我有一种亲切感,十几年前,也是冲动着来到了这里,只是和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感受,相同的是开心和激动!
  幸运的是有梅的叔叔为我们接车,都是紫阳人,见面很亲切,没有拘谨,没有距离,他带我们吃重庆火锅,观重庆夜景。带我们到解放碑游玩。解放碑,一座代表重庆解放的标志,高高的屹立在那儿,一如从前,没有任何变化。可十几年前在解放碑前拥我的那个人,说永远爱我的那个人,如今却不见了,一切都变了原来的模样。唉,还是这些古建筑好啊,风吹雨打,时间再变,他们仍然能够坚持在原地,但人,却经不住时间的考验,就算是十几年,彼此都记不得了对方,更不要说思念,心,不免有些伤感。
  解放碑的夜景很美,霓虹灯闪烁着人们的笑脸,我们在那儿留恋合影,没有去深究解放碑的来历,也没有去探究它的历史意义,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讲,只是到此一游而已,并没有多少感慨,要说感动,却是在那儿见到的一个人,王主任。王主任是我们的同事,因为儿子在沙坪坝上班,所以假期他们一家都来这里度假,听说我们过来,很是激动,尽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还是让儿子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只为了见我们一面,或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故乡情节,一个人走远了,遇到自己家乡人,总会有一种思念,想念,继而相见。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和王主任相拥相抱,他在这边长胖了,看来和儿子在一起很幸福,才会有如此的红颜满面。只可惜,因为大家都不太熟悉重庆,本来说到江边去吃饭的,结果因朝天门的改建,车饶了几次都没有找到彼此说的地方,因此没一起好好聚聚就走散,与我们来讲,已经是满满的感动,可能对王主任来说,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毕竟那是他的心意!
  来到江边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城市的夜和乡镇的夜不同,乡镇的夜就是夜,天黑了就入睡,但城市的白天是白天,夜也是白天,所以即便是我认为该睡觉的时候,江边依然有很多人,和着嘉陵江流着欢快的车水马龙。我们一行来到江边,凉风习习,灯光闪烁,在两江交汇之处,水流滩急,不时的敲打着轮船发出轰鸣声,让人有些恐惧。看着有人挽起裤腿在江边游玩戏水,看着江边摆摊叫卖的人们,此时不免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薄熙来。因为他我喜欢上了重庆电视台,喜欢他的帅气,他的胆识还有谋略。只是有时候太急功近利,抛露头角,终是毁了自己。其实,反过来讲,也没有什么,有些人一辈子很长,却碌碌无为;而有些人,尽管只有那么短短的一些年,能够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大显身手,实现人生的自我价值,又有什么不好?其实足矣!看着那滚滚江水,我终于也按捺不住,挽起裤腿,走进嘉陵江的怀抱,感受她的气息,让闹市的红尘喧嚣到此为止!
  第二天的行程是去参观红色旅游区。我已经是第二次来了,除去新鲜感,就只有纪念而已。我们参观了白公馆,渣滓洞,还有其它的一些景区。这些都是国民党时期的监狱和一些高官居住的地方。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与我们来讲,就是一些矮房子,一些有标志性意义的建筑,还有对先烈们的敬仰和崇拜。只是当我走到低矮滴着水的崖边刑房的时候,我心为之一颤,那些刑具,那种恶劣的环境,他们仍然能够坚守共产主义信仰,不出卖自己的组织,实属不易,与我这个没有信仰,害怕死的人来说,我就羞于活于人世了,甚至说若是我,说不定还没有走到刑房门口就要招了。这么说来,那些先烈们一定会死不瞑目,他们辛辛苦苦打来的江山,人肉之苦换来的和平社会,生养的却是我们这些没有骨气没有信仰的一群人,该是多么令人惋惜痛惜。当思绪拉回到渣滓洞监狱墙上的几句标语的时候,我又做惊呆之状:“长官看不到,想不到,听不到,做不到的,我们要替长官看到,想到,听到,做到。”我慨叹国民时期的一句标语,正印证了如今的官场,很多聪明圆滑的人,也正是因了这样的行动和思维获得相应的职位。想想那时候国名党内部可能也是腐败的吧!不然怎么会写出如此神奇的标语!
  若是旅程走到这里,我是开心的,也是快乐的,没有遗憾,也不会担惊受怕。但接下来的旅行却让我痛并快乐着,开心并后悔着。
  从渣滓洞回来,我们来到了磁器口,这是重庆的一个古镇。其实我心目中的古镇就该是那种幽静的,铺着青石板的街巷,偶尔有撑着油纸伞袭着长裙的女子静静而过,或者有三两大妈坐在门口千针万线拉着鞋底,或者是挑着担子叫卖的大汗,但这里的古镇都没有,全被商业化了,一片喧嚣,一片拥挤,尽管还可以看到一些琉璃瓦,看到红漆剥落的楼门,但是所有的一切已全然没了当初的模样,现代人已经把古人留下的很多东西弄得面目全非了。本来我还打算在这里坐坐,喝喝咖啡,听听音乐,聊聊天,但看到这些,一点兴致都没有了,拉起他们就走。
  我们带着三分开心七分向往来到了加勒比海水上乐园,光听这个名字就足够吸引人了,让我想起我看过的一本书《鲁滨逊漂流记》海边的情形,其实这个名字和这本书的内容没有任何关系,但走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本书,想到了鲁滨逊一个人在海边漂流的情景。于是看到加勒比海水上乐园的招牌时,我们忍不住跑到那里左摆右摆秀了很多照片。他们说,这么好玩,猪猪,你也去玩一哈吧。我说我不能去玩的,身体不允许,正是特别的几天。走进乐园,看着碧海蓝天,蓝盈盈的水,明媚的阳光,还有游泳池里欢快的人们,我真的有些想玩了,但我仍然坚持着不去。可同事们总觉得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他们去玩有些过意不去,于是他们专门为我租了一个汽船,让我在水面上玩,他们这样的用心我有些难为情,于是欣然同意了。毕竟大家在一起希望彼此都开心。我速速穿上泳衣,上了船,忽然一浪打来,我翻倒在水里,其实,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冷,我不会游泳,和着浪一上一下,理智告诉我,得赶快起来,但另一个声音说:“反正已经下水了,何不玩一会儿,反正已经打湿了,何不开心一下。”唉,我是听不得什么的,就真的玩在水里了,大约半个小时才起来。此刻想来,有很多的事情,明明知道对自己身体不好,明明知道不能去做,但还是禁不住诱惑,犯一些明显的错误,比如吸毒,比如抽烟,比如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做爱,明明知道对身体不好,可还是只投一时快活,殊不知会留下很多的心痛身痛!难道真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不然,身体是自己的,你自己都不知道爱惜,别人怎么会心疼?
  水上乐园的半天或许是这次旅游最开心的一天,但与我却是担心和难受的开始,当时只图好玩,玩完了之后,心尽是无尽的悔恨和自责。尽管这样,我什么都没说,毕竟大家出来玩不容易,我不想扫大家的兴,仍然一次次的为大家安排好食宿,为了大家住的干净舒适,我找了附近的几家宾馆,并且每家宾馆我都亲自上去看房间,讲价钱,只有我感觉最实惠最好为之。当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到宾馆房间的时候,大家都说好,对宾馆都很满意,我心也欣慰许多,至少没有辜负大家对我的信任。
  好的住宿环境,累累的身体,一觉就睡到大天亮,直到梅的叔叔打来电话,说我们已睡过了宾馆吃早餐的时间,他为我们买来了包子,这时才想到了要起床。那一刻,真舒服啊,干干净净宽宽大大的床,美味的懒觉,真不想起来,可旅行终是旅行,再舒服也是在路上,不是在家里,还是要速速起来开始行程!
  去的是洋人街,所谓洋人街,就是借助了一些国外的建筑模式,建立起来的新型儿童游乐园。对我们成年人来讲,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和看点,但既然来了,总得转转看看,看着孩子们玩的那样嗨,我有些蠢蠢欲动,童心忽起。问小斌,这里面有什么好玩的,小兵说,大摆锤,他玩过,刺激也好玩,梅叔叔也说玩过,还可以。听他们如此一说,我就禁不住想玩了,结果就如我前一篇日志形容的,生不如死,身心分离,害怕恐惧,原来这并不是我能承受的。怪不得《圣经》上说,上帝给你的你都能承受。这个玩意儿是上帝没让我做的,我却偏要去尝试,结果弄得自己难受不止,恐惧难耐。这次,给自己的不仅仅是教训,还有很多不可言喻的东西,让自己渐活渐明白。只是觉得为时有些晚,人家很早都明白的,我非要自己付出代价才能活明白。
  当我还停留在大摆锤的恐惧中时,他们提议去度假山庄泡温泉。模糊中的我忽然清醒,不能在这样漫无目的的玩了,我们该是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脆弱恐惧的时候,忽然很想念女儿,想念老公,想念他昨晚打电话给我说:“你难得出去,就多玩几天吧,女儿我带到好好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别省钱,好好玩。”此时忽然有一种愧疚感,我一直被这样的一个人深爱着,而我很多时候却信马由缰,甚至不懂得照顾自己,心疼自己。不免伤从心来。于是坚决说,不玩了,打道回府。看着我的坚持,大家也同意我的说法,似乎都从那种疯癫的快乐中回到了现实。
  当然大家并没有尽兴,一伙好玩的人在一起可能永远不会尽兴,所以他们说,回来的路上还要到万源玩一哈,吃饭,K歌,洗脚。我没有反对,毕竟这次旅行我算是一个管家婆,大家都把钱交给我,让我安排,我的责任就是要让大家玩好,吃好。既然大家有兴致,我就不能拒绝,况且,除了游泳的那件事情之外,所有的旅程都开心。车到万源的时候,树梢挂满了黄昏,月亮躲在了天边。街市喧嚣繁忙依旧。这里我们来了很多次,轻车熟路,找到我们最喜欢吃的火锅,去了我们最喜欢的歌城。最让我开心的还是泡脚,既便宜又洗的好,本来累累的旅程,在服务员们按摩推拿中变得轻松愉悦,让这次冲动的旅程嗨到了极致。
  敲击到此的时候,肚子仍隐隐作疼,难受。昨天去医院,医生说无大碍,吃点药就会好,但我依然害怕担心。这一年半载的,每次感觉身体不适的时候,总会有一种恐惧,总怕自己身体出了毛病,怕去医院,怕看到医生冷漠的脸。唉,估计是年岁增长了,很多事情真的不由人了,也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信马由缰的生活了,该是成熟的时候了,于是今夜告诉自己,自此以后,不能太感性,没原则,要好好怜惜自己,要善待家人和朋友,要认真踏实的好好生活。可是,如果,如果还有这样冲动开心的旅程,我又怎么能管得了我那颗不羁的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