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买 房

 

 

  二愣子本不打算买房,就因为那句话深深地刺透了他的心。那句话不是父亲骂的,
  也不是老丈人骂的,而是他最心爱、最心疼的妻子骂的。
  二愣子何许人也,冯邦村的一个年轻小伙,既无白净俊俏的长相,也无殷实的家底,个子墩墩的,脸黑黝黝的,父亲是方圆十里出名的庄稼汉,母亲是个摊在床上的病壳壳,父亲得到的钱,全用在母亲的病上。因此,日子过得很拮据。
  西凤,旮旯村的大美人儿,她的美,只能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词来赞美了,往路上一站,年轻的小伙们便忘记手中的活,眼睛直勾勾的,嘴不断地咽着口水。年长一点的,眼睛也会跟着西凤转,捶胸顿足,心只恨自己年长了。
  那是六月的天,天刚蒙蒙亮,喜鹊在枝桠上不停地叫着,一阵风吹来,柳丝微漾,溪水在微微颤动。二愣子和西凤就分别从自己家里出发了,不是因为他们年轻人喜欢赶场,而是双方父母亲都派给他们卖蛋的任务,早早地来到乡场上将鸡蛋摆好。
  这时候,乡场上还冷清清的,只有二愣子和西凤二人,他俩搓着手,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瞅瞅对方,二愣子心想,这姑娘不错,棱角分明,线条优美,那脸蛋白嫩嫩的,好像一捏就要出水的味道,那身段,该突出就突出,该凹陷就凹陷,尤其是那两个丰满的奶子,撑着衣服都快要爆了。二愣子看着看着,不禁咽起口水来。西凤心想,这小伙子是哪里的呢?个头虽然不算高,和大多农村娃子一样,墩实,厚重,一副朴实的样子,看起来很稳重。
  二愣子,其实他并不楞头楞脑。在乡场上,就拉开了话咋子,问西凤是哪村的,西凤如实回答是旮旯村的,问姑娘为什么一个人来卖鸡蛋,西凤回答是母亲要她来的,总之,二愣子在乡场人还没来问鸡蛋的时候,问这问那,问东问西。有时候,问得西凤不敢回答,或者是不愿回答,比如问他多大了,问有对象了没有等之类的女人敏感的话题,其实,二愣子也知道,只是想探探路,如果女人回答,一定是有对象的,如果不回答,肯定没有对象。
  乡场上的人渐渐多起来,有人问鸡蛋多少钱一个的时候,没等西凤开口,二愣子及时喊价1元钱一个,人说太贵了,二愣子忙说不贵不贵,这是本地鸡产的鸡蛋,个大,营养丰富。在二愣子滔滔不绝的解释和促销下,鸡蛋不一会都卖光了,二人就各自去赶场了。
  西凤一边走一边想,别看小伙是农村人,他的眼光却更胜农村人一筹,刚才卖鸡蛋的时候,是一个十足的推销员,如果这家伙干这行,一定不错。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处对象了。走着走着,就到家了,把卖蛋的钱交给了母亲,就去喂猪了。
  二愣子呢?一边走一边想,西凤这个大美人儿,肯定没有处对象,因为我试探的关键性问题她不敢回答,要是能娶到她来做老婆,我就是少活几年也值得。
  没想到的是,西凤家的门槛被媒婆踩破了,西凤就是一个不答应。在提亲的人中,有长得英俊的,有憨厚老实的,有家底殷实有钱的,有刚刚毕业没有上岗的大学毕业生……他父亲气不打一处来,为西凤难道一辈子都不出嫁?西凤回答不,父亲问那喜欢什么人,冯邦村的一个年轻小伙二愣子。二愣子?那个敦实黑脸的小伙?西凤回答是的。你怎么就喜欢那个没出息的家伙呢?要房没有房,要文化没文化,要相貌没相貌,生活过得紧巴巴的,你过去会辛苦一辈子的。西凤说,我不怕。你这强丫头,今后不准和二愣子交往,不然我就打断你的腿。西凤也不甘示弱,威胁道,只要不和二愣子交往,我就死在你面前。经过一番较量,最后,还是西凤占上风,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结婚十年中,必须在城里买一套房。
  西凤在一次赶集中,将和父亲较量的经过给二愣子一说,二愣子满心欢喜,西凤的一句但是,父亲说在十年间必须在城里买一套房。什么,买房?这不是明显不让咱们交往吗,我家的情况你不是不清楚,这一招真狠。西凤眼睁睁地看着二愣子,瞧你那熊样,买个房就吓死你。真是没出息,要是有出息,就把这事答应下来,不然,我可嫁给别人了。二愣子看着西凤认真的样子,却不像说假话,心想,如果西凤真的走了,我二楞子不是把将到口的鸭子让飞了吗?好好,我答应了,不过,我目前情况,你是知道的,西凤便大骂起来,你,怎么说你,真是一个窝囊废,二愣子问我是窝囊废吗?西凤说是的。西凤说如果你十年内能够把房子买下来,就不是孬种、窝囊废。
  接下来的日子,二愣子在背着沉重包袱的情况下,胜利地将西凤娶进门。新婚一月后,因为买房的事情,二愣子不得不出门打工去了。
  在打工的日子里,二愣子简直就是一头不怕累的牛,抢着累活、脏活干。厂里的未婚姑娘看在眼里,记在心理。有时给二愣子擦汗,有时给二愣子送水。工友们拿二愣子和兰花开玩笑,二愣子,兰花对你好得不得了,要不你就去兰花吧。二愣子瞪了他们一眼,说自己有妻子了。工友们说现在的官员有多少奶你了解不,二奶、三奶、四奶……,把他们一起管得服服帖帖的。你啊,难道就不想那个?人的生理需求。想也不能打人家姑娘的主意啊,把人家姑娘糟蹋了,今后姑娘怎么办,工友们说二愣子是个死脑筋,人家红灯区的姑娘不是没结婚吗、人家不也是夜夜笙歌吗?二愣子思来想去,自己还是良心干事,不能糟蹋人家姑娘。可是兰花对二愣子的殷勤一天胜似一天,二愣子有些抵不住。尤其是夏天,兰花那苗条的身材,略为透明的裙子,若隐若现的奶罩,加上那雪白修长的大腿,不停地在二愣子的面前晃动,二愣子看在眼里,底下的东西不自然地翘了起来,挺着裤子,十分难受。
  晚上,天气很热,二愣子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一下子便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西凤,一下又想到整天关心自己的兰花,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兰花穿着一件透明的裙子来到他的房间,给他擦汗,给他洗脚,二愣子就这样默默地接受着,告诉兰花夜很深了,要她回去,兰花说,哥,今天我不会去了,我害怕,我要你陪我,如果你要我回去,我死的,因为有人要暗杀我。面对兰花的请求,二愣子无可奈何,答应兰花在这里休息,兰花睡床上,二愣子睡沙发,迷迷糊糊中,二愣子感到身上挺重的,睁开眼一看,原来兰花全身赤条条的压在自己身上,两个火热的乳房盯着自己胸脯,白皙细嫩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全身麻嗖嗖的。不觉间,不听使唤的小东西坚挺二有力,兰花还用细嫩的双手在来回抽动,二愣子终于按耐不住,一把把兰花抱住,翻了一个身,将自己硕大而坚挺有力的东西向兰花肉缝插去,只听得兰花“啊”的一声,一股殷洪的血从缝里流了出来。二愣子此时心理十分懊悔,懊悔自己毁了一个黄花大姑娘。可是,满身的欲火却淹没了懊悔,二愣子拿出干活时的力气,像一只战斗中的公鸡,将这么久以来隐藏猛虎般的兽性全部发泄在兰花的身上,而且越战越勇,最后,长嚎一声,便倒在兰花身上。完事后,二愣子后悔不已,想着今后怎么对待自己的老婆,怎么对待身边的兰花,想着想着,便猛然惊醒,发现自己的内裤上湿了一大片,于是急忙换了内裤,洗了,再上床睡觉。心里叹道,老婆不在身边,自己却做起了和别人干活的春梦,太不应该了。
  日子一点一滴地滑去,兰花还是那么照顾二愣子,可二愣子还是和原来一样,保持和兰花一定的距离,不敢雷池半步,工友们都笑二愣子傻。转眼,又到年关了,二愣子数着回家过年的日子,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日渐增多,心理高兴不已。
  风呼呼呼地刮,雪花慢慢地飘。二楞子在火车上经过几天几夜的长途颠簸,终于到家了,西凤迎上来,抚摸着二愣子那黝黑而消瘦的脸,感觉特别的亲昵,特别的带劲,特别的怜爱。二愣子心想,兰花虽然对我百般的关爱,哪比得上我这白白水嫩的老婆。正想着,西凤突然问,听说你在外面找女人了,是不,我找什么女人,黑不溜秋的,哪个女人喜欢我。西凤脸一黑,还狡辩,哪兰花是谁,兰花?兰花我们工地的工友,怎么了?听说,兰花对你百般照顾,是不是?恩,二愣子看了西凤的脸,不得不说实话实说,你有没有对她有非分之想,没有,真的?没有,我敢对天发誓。二愣子立即举起右手,西凤马上陪上笑脸,好了,好了,我相信你,接着,便把二愣子拉进房间,就干那事。二愣子时隔一年,将一年的积蓄尽情地在发泄,西凤也是干柴遇烈火,主动地迎合着,直到干得天昏地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才罢了这事。
  五年来,二愣子都是这家里没呆上几天,便又出去打工了,出门时,西凤告诉二愣子,你千万要争口气,一定要攒钱吧房子买了,要不然我还是说你是孬种,不许很兰花太好,不要做出鬼的事情。否则,我绝对饶不了你。二愣子满口答应,一路上,西凤有说不完的话,车来了,二愣子上了车,就一溜烟去往南方去了,西凤一个人望着车去的路上,流下了泪水。
  二愣子到了工地上,仍然拼命地干活。不过,今年工地上却缺少了一个人,那就是兰花。没有了兰花,工地上缺少了几分滋味,没有了兰花,工地上缺少几分生气。兰花,这个对二愣子热心服务的女人,怎么今年就不来了呢?二愣子心理想。听工友们说,兰花回家过年,找一个老实忠厚的男人就嫁了。因为她年纪也不小了,家里也不太富裕,人的模样长得也不算太好,再过几年就成为大大龄“剩女”了,兰花本想还来打工,可是父母逼得厉害,兰花在回家的日子里,几乎天天都接受父母介绍的相亲,相去相来,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不是缺脖子少腿,就是说话不中听,要么炫耀自己有钱,要么炫耀自己学历,弄得兰花心理十分的憋屈与气愤。无奈之下,兰花选了一个45岁的中年人,就决定嫁了。二愣子听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于是,做工更卖力了,好像将心理的所有的愤恨发泄出来,老板看见二愣子干活不错,便将他提升为工程监管员,工资提升了几倍。
  一天,二愣子去存钱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存款达到300000万。一兴奋,便打电话给西凤。凤啊,现在我的存款有300000万了,你看看,去城里买房够了不。西凤说够了,可是还要装修,你还是干完着一年就回来买房吧。二愣子说你可以去看看房事,听说现在房价涨得快,你还是去看看吧,如果价格适合,就先交定金或者付首付,不然,我们会买高价房子的。西凤在这边回答,好的,好的。接着,二愣子有问了家里的活儿怎样等等,西凤皆一一回答,最后,二愣子问你想我不,西凤笑嘻嘻地说想,二楞自又问,像我什么呢?西凤觉得二愣子使坏,就说你个不正经的,千万不要在外玩女人,否则,你回来我让你吃不完兜着走。直到工友喊出去洗澡了,二楞子才依依不舍地挂下电话。
  西凤接了二愣子的电话后,便上城看房子,别看西凤是旮旯村小地方人,穿上流行的服饰,粉嫩的脸蛋,苗条的身材,往街上一站,吸引了街上众多行人的目光,走进购房大厅,售楼小姐显得失色许多,售楼小姐问需要购房吗?西凤回答有这个想法。于是,售楼小姐便介绍此地房产处于城市的中心地段,环境优美,格调高雅,正适合女士你这种气质的人群居住,房内的设计合理,皆是三室两厅二卫的设计,售楼小姐一边口如悬河的说着,一边带领西凤观看房子设计的模型。西凤看了看,问像这样的一平米多少元?售楼小姐说不贵,才2300元一平米,女士,请你选择吧,选择了我们的房产,就选择了雅居,就选择了一生的荣耀。西凤最后说了句,我再看看,售楼小姐说欢迎你下次来,选房子就要选择像我们这样的黄金地段,千万不要错过。西凤出来,感觉这售楼小姐说的不唱的还好听,莫不是“空心萝卜外招牌”吧!
  西凤从那家售楼部出来后,又在城里售楼部看了几家,售楼小姐皆是口若悬河,说的让你心痒痒的,有点欲罢不能的味道,不过,西凤就是定律好,从不被任何一个售楼人员说动,她深知,在市场经济社会里,进入售楼部,销售要有一套诀窍,更有一个良好的攻关心理,还要有一定的口才。不然,谁能看是你的房呢?不介绍谁知道你的房子设计和布局怎样呢?不过,了解房子下来,房子每平米都在1900-2300元左右。
  回到家,西凤便给二愣子打电话,告诉他这边的房价基本都在1900-2300元左右,是不是可以订一套,听售楼小姐介绍,房子可能还会更升值,下月可能每平米上涨200元,二愣子说,现在打工这里是4000多一平米,我就管不着了,你自己那主意吧,不过,还是尽量快些好,不然,房价升了,我们就多冤枉了一些钱,要不,你带父母也去看看,让他们见见城里的房事。好好。说着说着,二愣子就开始问西凤想我不之类的话,最后,西凤说你这个人,不许在外面胡来,如果胡来,你来的时候让你弟弟就断下。二愣子连忙说好好。我挂了,工友叫洗澡了,一身臭汗哦。好的,你去洗吧。
  过了几天,西凤便领着父母上城看房,带了他们一家看过一家,每次看完,父母出来皆是摇头叹气,西凤问他们为什么叹气,父亲说这里的房子太贵了,一套房要300000左右,你们去哪里来这么多钱,西凤此时就回复了父亲的话,当时你不是要二愣子我们结婚10年内在城里买房子么?怎么,今天又嫌太贵了?当时的是一句气话,其实,就是不想让你和二愣子结婚。哦,原来你是这样想的,现在呢,怎样?二愣子还真达到了要求,看来还是一个不错的女婿,现在我们有300000多万了,准备买房了,今天带你们来看看,买那种户型的比较合适。西凤的父亲一愣一愣的,说这房子就别买了,将那前存起来,西凤呵呵一笑,现在我们不把钱存起来,就是要实现你的心愿,知道不,西凤他爹心理十万个舍不得,但是自己讲的话,女婿去实现,没办法了。
  过了几天,西凤就去城里取钱交了订金。
  又是一年春节,春风和暖,百花盛开,白鸟争鸣,城里一栋商品房外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只见二愣子的大门上贴着一副对联:“应岳父话,千辛万苦,移进新居春意闹;办嘉宾席,四亲八友,前来祝贺幸福多。”二愣子、西凤在招呼客人,西凤的父母笑得合不拢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