祗楽夢想の手記

關於部落格
梦想遍布生活,生活需要梦想,
踏遍梦想生活,手记生活梦想!
  • 151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写在诞辰

 

 

 
  八月十九的丑时就是我的诞辰,很想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但总写不出,说真的,觉得没有资格写给母亲什么,因为总感觉母亲看起来简单、淳朴的形骸,蕴含着与海一样深邃而浩瀚的情怀,所以偶尔捧起这本无字之书不敢妄言,只是涉猎浅读!!
  在我脑海的硬盘里,关于母亲的第一次记忆,不是躺在母亲怀里吸吮她甘甜的乳汁,也不是她教子拍打的巴掌……说我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吧,其实生活在其左右,我只有归咎于我的智力发育太晚。对于母亲的第一次印象,应该是某一个冬天的早晨,在奶奶的家里,--那是两间低矮而简陋的茅草房,偏偏按着一扇特大的红木门。我虽瞅着射进来的暖暖阳光,可害怕吹进来的丝丝寒风,我埋在奶奶留着体温的被窝里,赖着不起来。突然在几声喧哗声里,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个年轻、高挑、利索的女人,我记不清她的容颜,只印象她把我从被窝里揪出来,三下五去二的套上棉衣裤。其中有一件新棉袄,我深深地记得,那是一件印着朵朵粉绿相间的大团花的大红棉袄,而且钉着扭成麻花一样的布纽扣,当她给我扣上最挨着脖颈的一个纽扣后,掐住我的腋窝在床上下鈡钟,挣挣我的棉袄衣襟后,揽入她的怀里亲亲。我感觉到了她热热的脸颊,虽然外面很冷……然后是奶奶说是你妈妈做活之类的话语,把我接过来,给我套上长着长长、黄黄胡须,睁着玻璃球般大眼睛的猫头鞋……从那之后,我有了妈妈的印象,也初次体会了穿新衣的自得与欣喜。
  我有所懵懂的是在一个秋日的早晨,一群乡亲父老,在村庄围子外的一片空地上,顶着一片瓦蓝纯净的天,在挖土、和泥、担土坯,男人们在堆砌着一排很高很大的土墙。母亲担着一对大大的鸡罩(用竹子编扎、关家禽的竹器),里面盛着满满的从稻场搂上的麦碎桔,我拉着鸡罩落下的一截绳头(也许是母亲特意栓的),趔趄着跟在后面,母亲压碎步子,迎着晨风,不时回望着我,撩一下额前的刘海,抹一把热汗。好不容易到达工地一大堆土堆旁,放下挑子喘着气,我憨憨的仰着肉肉的脸张望着,几个邻舍婶婶,此刻停下活计,指指点点与母亲打俏着什么,不过我感觉到母亲似乎很腼腆的脸上洋溢着希望与满足,那时不知道我与这个叫妈妈的女人有着血浓于水的关系,但感觉到在她的生命里一定不能没有我这个孩子……
  回想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曾经的叛逆一定让她失望过,我挫折时的垂头丧气一定让她痛苦过,但她也许不会记起。而我越来越多的了解了母亲:童年的坎坷给了她坚韧,曾经的贫穷给了她勤俭,儿女情长给了她慈爱,生活的烦恼给了她宽容,生存的疾苦给了她善良,人生的风浪给了她淡泊,沉重的病魔给了她顽强,生息繁衍给了她奉献……
  最近几年,母亲、父亲与弟弟生活在一起。回来老家几趟,我们坐在一起,想的很多话还是化成了生活里鸡毛蒜皮的事儿,母亲可总少不了叮嘱我一句话:少要喝酒。几个字让我惭愧难当:原来是儿不在身边母担忧啊!每当送别的时候,我不敢正看她的眼睛,总强装坦然。其实,在她转身等车的时候,我总在泪眼朦胧中想起龙应台《目送》中的一句诗话,大意是:所谓母子(女)之缘分,就是在今生今世中看着母亲的背影渐行渐远的过程,当你站在路的这一端,她在转身的瞬间会告诉你,不要追我!!
  ——正值丑时,不能打电话惊扰母亲的甜梦,只好写一些只言片语献给已近垂暮之年的她!——好人好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